CBA联赛_搜狐体育 > CBA官网新闻 > 四川金强

国青小将发文质疑四川体育局:禁止球员参加选秀

来源:搜狐体育

  北京时间7月24日消息,今日,国青小将现效力于四川男篮青年队的黄荣奇咋社交媒体上发表长文,称已符合参加CBA选秀标准,但是却遭篮管中心领导告知只能无条件输送给四川金强俱乐部,并盼望姚主席、CBA公司、中国篮协能够查清事实,秉公办理。

  以下为黄荣奇在社交媒体上所发表的原文:

  一个渴望踏上CBA赛场的青年球员的声明和求助

  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中国篮协、CBA公司、广大媒体朋友:

  我叫黄荣奇,1999年1月14日出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现效力于四川省青年男子篮球队。过去几天,因为我的一条微博引发的关于我作为一名效力于体育局青年队的球员是否具备参加CBA选秀资格的争议,本着还原事实,消除误解的目的,我想就我个人身份的具体情况对CBA公司、中国篮协、媒体以及球迷做以下几点声明:

  作为一个川籍球员,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在合情合理的条件下,代表家乡球队打球始终都是我的梦想和首选。但现效力于四川省青年队并愿意代表四川打球与是否意味着我就自动失去了参加CBA选秀的资格,我对此却有些疑义。

  “根据CBA选秀规定,有资格参与CBA选秀的球员主要分为以下几大类:未参加过CBA联赛,年满18周岁的大学生球员、参加过当地最高水平联赛的港澳台球员、由CBA俱乐部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体育局推荐的球员。”

  由此可见,如无特殊情况,我本可以体育局推荐球员的身份参加CBA选秀,但在本月初我向球队表达想要参加CBA选秀的想法时,却被篮管中心领导告知,体育局与四川金强俱乐部签有共建协议(截至目前,作为被共建培养对象的主体,我和我的队友们从未见过此协议),金强俱乐部给体育局每年拨款120万元培养费,我和我的队友们属于共建培养球员,只能无条件输送给金强俱乐部,且金强俱乐部已给篮协打报告,申请将我和队友胡林森、郭治瀚三人不经过选秀直接编入金强俱乐部。

  那么,问题来了。

  首先,自进入四川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青年男子篮球队以来,我与体育局、学院之间从未签署过任何劳动与工作的协议(我手头有且仅有的是由四川省体育局制,甲方为四川省篮球运动管理中心,到期时间为2017年12月31日的《四川省优秀运动队运动员集训协议书》,一式三份,无签名无盖章。详见附件1)。

 


  2014年正式入队后(即获得正式员工的编制与福利),体育局按月给我发放工资(月均不到4000元人民币,见附件2)以及缴纳五险一金等。我与体育局、学院之间有着事实劳动关系,我代表学院、体育局参加全运会、青年联赛、俱乐部杯等比赛。由此可见,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劳动与雇佣关系。

  诚然,学院、体育局对我有培养之恩,我也唯有以训练和比赛中受过的伤、流过的血予以回报。在为四川省青年队效力的这4年里,在与教练队友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从青年联赛B组的最后一名一路过关斩将杀进A1组,在今年夏天的全运会少年组小组赛中,我拿下赛区助攻王并以场均接近三双的数据帮助球队取得全运会第九名的成绩。

  基于此,即便在我与体育局并无任何签字盖章的有效协议的情况下,我仍然同意体育局享有我的全运会优先注册权(两年)。但由于体育局并非CBA联赛的参赛单位,且我与体育局之间无任何签字盖章的有效协议,体育局显然不拥有我关于CBA联赛的任何权益。

  其次,我与体育局、四川金强俱乐部之间更无签订过关于我成年后CBA联赛权益归属的任何协议。我每月4000不到的平均工资也与绝大多数青年队待遇无异。(见附件2我的工资流水)

 


  (据我了解,福建浔兴队与福建青年队则属于培养共建形式,福建浔兴队每年给福建青年队拨款50万元,这笔费用分摊到每个青年队队员身上月均可多收入近2000元,且该队队员黄艺此次则顺利地报名参加了CBA选秀)

  那么,按照体育局所说四川金强俱乐部每年拨款120万元共建培养费,我的月均工资补贴至少该增加4000元以上,不然钱去哪儿了?反之,如果四川金强俱乐部没有把这每年120万元拨款到位,那么他们与体育局共建培养的协议又如何生效?

  “根据CBA选秀规则,由CBA俱乐部自行培养的报名队员需由俱乐部提供期限为三年以上的有限合同和发放工资的有效凭证。”

  而我从未代表四川金强俱乐部青年队打过任何一场比赛,也从未与金强俱乐部签有任何协议,更没有领过四川金强俱乐部一毛钱,何以我就成了四川金强俱乐部与体育局共建培养的球员,失去了参加CBA选秀和选择的权利,变成任人摆布的利益输送品了呢?

  我想,对于每个青年队球员来说,进入代表中国篮球最高水平的CBA联赛打球是我们每一天努力奋斗的梦想。正如我前文所述,在合情合理的条件下,无论在过去现在或将来,代表家乡球队打球都是我的首选。

  但时至今日,对于想要在下赛季把我收编的四川金强俱乐部也从未有人找过我,聊聊哪怕是俱乐部对我的想法和期望,甚至管理层都不清楚我究竟是打几号位的。

  再看看我的师哥,2014年亚青赛和三对三双料冠军成员、全运会宁夏赛区得分王,被输送到四川金强俱乐部的左朕年,在进入金强俱乐部的三个赛季里,出场时间最高的一个赛季仅场均3.6分钟!

  作为一个球员,我只想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前提下,拥有符合我真实属性的权益,我相信在中国篮球改革的道路上,我的事件不会是个例,相信姚主席、CBA公司、中国篮协能够查清事实,秉公办理,也希望媒体和球迷朋友给予关注和监督,为我主持公道。

  黄荣奇

  2017年7月24日

cbachina.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cbachina.sports.sohu.com/20170724/n503623654.shtml report 3159 北京时间7月24日消息,今日,国青小将现效力于四川男篮青年队的黄荣奇咋社交媒体上发表长文,称已符合参加CBA选秀标准,但是却遭篮管中心领导告知只能无条件输送给四
(责任编辑:李昂 US025)

我要发布

16-17赛季CBA常规赛排名

CBA常规赛排行榜